为了成为一名盈利玩家,了解基本的数学概念是非常重要的。但在超过了某一程度之后,数学知识很快就会变得非常复杂、存在过多的不确定因素并完全依赖于假设。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

例如,肥仔问下大家,“如果对手加注到3BB并且会在66%的时间里对我们的3-Bet弃牌,我们应该3-Bet到9BB”的理由是什么?

相信很多人可以很轻松的说出:因为,盈亏平衡点(在弃牌率的基础上)就是当我们在2/3的时间里赢到4.5BB,在1/3的时间里损失9BB的这个点。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对手跟注或再加注时我们100%会输,我们仍然会达到盈亏平衡。而显而易见的是,当被对手跟注时我们并不一定会百分之百输掉这手牌,因此,3-Bet将是有利可图的,甚至对手可能并不止在66%的时间里弃牌,我们的盈利将更多。

 

所考虑的细节越多,计算越复杂

然而,与德州扑克中大多数例子一一样,我们计算的前提是默认在这里不会遭遇到对手的4-Bet反加。如果我们不得不考虑有一定几率会遭到4-Bet的话,计算就会变的更加复杂。

所以,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这样一个相对简单的概念也有可能会变得非常复杂,尤其是涉及到多位玩家时,所增加的额外不确定因素更多。

同时,我们在做决定时必须考虑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对手很可能在牌局的进程中根据我们的风格进行调整。

在一开始,对手可能会在66%的时间里对我们的3-Bet弃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手的弃牌频率将会依据他对我们游戏风格的认知而产生巨大的变化,我们打牌的风格越激进,就越有可能得到对手的行动(反击)。

那么,在我们的计算方程式中,该如何去准确地考量这些因素呢?这可能么?

不可能。

不同情况下都能正确估计对手范围的能力

因此,在你成为高手的道路上,数学并不是主要决定性因素的原因是——数学以及数学公式仅在输入精确的情况下才会起作用。

而几乎在所有有关德州扑克的情况下,输入都无法做到精确。

如果你询问两位不同的扑克玩家其对手的诈唬频率是多少、或是其对手在BTN Open Raise的手牌范围是什么的话,你会得到两种略微不同的答案,因为我们所能做的仅仅是去估计对手的范围。

这就使得扑克成为了一门无法解决的、高度不精确的艺术。任何试图量化某一打法期望值的行为都依赖于牌手所作的假设的质量。

因此,扑克领域中最好的玩家就是那些可以一直准确估计对手范围的牌手了

     

我们的优势在于时刻保持对手的范围的可预知性

明确了我们的优势是“一直能准确估计对手的范围”这一点后,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做决策时所考虑的着眼点就会跟之前完全不同了。

还记得,曾有学员跟肥仔讲过他有这样一个策略:

在对抗一位较弱、偏鱼的对手时,他经常会在诈唬后亮出自己的底牌。一些玩家会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因为这样会激怒对手,这样以后自己真的拿到一手大牌时就得到对手的支付。

 

然而根据肥仔的经验,真实的情况是——如果你对较弱的鱼玩家诈唬后亮出了底牌,那么之后该玩家反过来试图诈唬你的可能性也将会显著增加。这也就是为什么肥仔认为在对抗一个较弱对手时亮出诈唬通常是一一个错误的原因了。

虽然这样的想法有时可能会奏效,但肥仔宁愿让对手的范围尽可能的保持可以被我们预测。

因为,对手如果存在很大可能性进行随机诈唬或随机跟注的话,对抗他们将变得更加困难。

事实上,你可能会迫使对手使用一种更接近博弈论最优策略的打法,这反过来将倒逼你也采取GTO的策略进行防守,而众所周知,在预知对手的范围和倾向后采取剥削型打法的收益远高于GTO的防守策略。

 

所以,如果一定要享受亮牌的乐趣,那就对好的平衡的玩家这样子做!因为对抗他们,我们无法进行很好的预测,只能使用GTO策略,有时候通过亮出诈唬牌刺激他们,反而可能会让他们上头,从而失去平衡,被我们剥削。